禹禹

Per l'amaro e il dolce...

卢又新,你是否曾在四年的日日夜夜,在梦中思念着亲人。😭😭😭

【狗柯】《东部世界·棋逢对手》

最近在看《西部世界》,感觉非常好。晚上睡觉前开的脑洞,觉得可能就写下来了。

借鉴了西部的梗,但是不一样,我自己就瞎写了,看看当作消遣啊。

勿上升真人。🌝🌝🌝

--------------------正文--------------------


未来。

“我从来都没有忘记那个哭的很凄惨的男孩,无论我再怎么遇见一个又一个比他强的对手。他一直在我的世界里,直至百年后,他已经彻底不在这个世界。”

银发的少年端坐在棋盘前,娓娓道着已经是千年前的故事。

李安眨了眨眼睛道:“脱离系统剧情,你觉得你还会继续在这个故事里吗?”

银发少年缓缓张开眼睛,那是一双孔雀绿的眼珠,不似人类的眼珠,他的神色狡黠,笑道:“是你叫我不要告诉别人的。”

李安摆摆手,表示赞同。

“很多人都想和你下棋,你却一味的重复那时的棋谱。柯洁带给你的影响,已经让你千年不忘,可是,你怀念的真的只是与他下棋时吗?”

“我从来都没说我只是想念与他下棋时的感觉。”

少年目光透着怀念和爱慕。

李安看了看外面马上走来的伯纳,急声说:“切换剧情模式!”

少年回复了冷漠的脸庞,似乎之前那个笑着谈话的人只是一种错觉。

几天后,研发部门。

李安走进去,看见一个端坐着的黑发少年,他看起来很朴素,戴着黑框眼镜,眼神温和,呐呐的看着视频里银发少年和人对弈的画面。

“这是?”

“他是柯洁,我们调取了当时的所有记录。看照片尽量还原了他当时的样子。”

李安讶异研发部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他吃惊的走过去仔细的打量柯洁,又拿起操作面板,划拉的看着资料,那是千年以前的报纸资料,穿着黑色西装的少年意气风发,下棋时却静如处子,可是他的脑袋里装的却是满世界的不可思议。

“这个剧情修改一下也许可以做成另外一种的体验,他需要一个对手,一个曾经和他达到同步的对手!”

李安看着研发部的人兴奋的设想着,他却还是有点担心,望着柯洁的眼神一直带着怀疑,忽然间,柯洁的木光迎上了他的目光,李安似乎在他眼里看见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见。

几日后,李安在故事外看见了柯洁与他的会面,银发少年目光带着怀念,每每的流连在柯洁的四周,柯洁始终带着微笑。

故事热点有所回升,可在几日后又开始每况愈下。就在一个月后,柯洁被排除在了剧情外,难以置信的是,银发少年的剧情也被彻底关闭,他即将被回收。

李安最后一次去见了银发的少年,少年依然美丽,可是神情憔悴,这就是未来的不好,机器人和人类一样真实,他的痛苦一览无余。

“你为什么开始排除柯洁呢?”

李安轻声问,银发少年面带苦楚,却还是微笑着答:“他不是他。”

“可是你明明很开心。”
“那也是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他,可是他不是他。”

李安没说话,银发少年带着一丝的怅然。

“他已经不会回来了,而我一直在等他。其实这是一个无解的数字题,一开始我和他就不在一个起点,他是人类,我是AI,至始至终,我都无法触碰到他,他等不到我,我也给不了他承诺。”

“李安,我爱的人再也回不来了。直到千年后,我才彻底接受了这个现实。”

“放弃亦是种理智,认清形势你才知道下一步要下到哪。”

“东部世界再不需要我。”

几日后,银发少年被带走了,李安看着穿着白衣的少年,难得的不舍,银发少年回头看了眼李安,他嘴里无声的呢喃着什么,李安读懂了,他挥手送别。

“东部世界再无机器人Alpha go,我是Ai Alpha go。”

【令羽·擎苍】愁滋味(番外一: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正文还没展开就开始写番外,好吧,谁叫我忽然想起来了一则有趣的番外。

本来要控制500字数的短番外,后面实在没办法,多写了点。

食用愉快,有些地方很扯,但是我也就只能这样写了😂


--------------------正文--------------------

令羽捡到个小不点,小小的一个糯米团子,和小天孙小时候比起来一样,都圆滚滚的。小不点抓着他的衣角就不放,他问他话他也是摇头,一脸的无知,愁了一会,本来要去大紫明宫找擎苍的,他想想抱着这么个小不点,估计那大孩子不干,索性便带着小孩去九重天上。

白浅见着令羽怀里的小不点,心都快化了,这眉眼,活脱脱的是个小小九师兄啊,她伸手想抱小不点,却被躲了起来,小不点窝在令羽怀里就是不给其他人碰。

令羽见着白浅泫然欲泣的脸,微微笑道:“天后,这小不点,是我从昆仑墟出来的百里见到,有魔物要吞了他,救了他以后他也不说话,就亲近我。”

白浅想想已经长大不少的糯米团子,再看看还小小的孩子,幽幽的道:“师兄,你让他给我抱抱,自从糯米团子长大后,我就觉得他不好抱了。”

“天后,这......我来找你,是想请你请司命仙君来一趟,看看这小不点的命簿。”
“凡人命簿可看不了,这得找......鬼府。”

白浅说完,手指指了指地下。令羽微一沉思,将怀里的小不点的衣服剥开,左手臂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呈盘龙状。白浅略微吃惊,抬眼问:“怎么回事?我一直以为你是用你的仙气护着他,谁知......”

令羽垂下眼帮小不点穿好衣服,边道:“救他时,惊闻远山有龙气,这小孩不是凡人。”

白浅略一沉吟,便唤侍女去请司命。小不点懵懂的看着白浅和令羽,似乎是放心下来,头一点一点的就要睡去。

等司命的这一会,白浅的一揽芳华可不平静,擎苍化作令羽的模样一路畅行至殿内,见着令羽端坐和白浅低头品茶的姿态,才化作本身,踱步找令羽,令羽张着嘴巴喃喃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白浅兀自放下茶杯,轻声道:“翼君擎苍,这一揽芳华可没请你。”

擎苍不理,一双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令羽......和他怀里的孩子。他虽比令羽长十几万岁,但是面貌还是浓丽的少年样,盯着令羽心里暗自酥麻。

“令羽,哪里来的小孩?”擎苍沉声道,他的性格执拗,非要问出答案。

令羽就害怕遇到这样的情况,当下才决定来九重天上,谁知擎苍沉不住气,就往九重天来找他,他可愁死了,怀里的小不点害怕的死死窝在他怀里,他只能轻生道:“擎苍,等下司命仙君来了,一切便都清楚了。”

擎苍看着令羽怀里的小孩,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微微笑起来,揽着令羽的腰道:“好。”

令羽忙拍开他的手,微微咳了起来。白浅觉着好笑,这......男神仙和男妖怪在一起,难见。

司命领命前来,正好看见擎苍要给令羽添茶,心下不断大呼:难得一见难得一见,到时得给成玉说说。

“司命拜见天后,令羽上仙。”司命弯腰,自动忽略擎苍。擎苍也不恼,他眼里也就只看见令羽。

“司命,拿你的命簿,看看这孩子。”白浅指了指令羽怀里的小孩。

司命踱步过去看见那小孩,歪头打量一番,袖子里抽出一卷帛书,仔细的看了起来,他皱眉的样子让令羽微微担心,但是擎苍又死死揽着他的腰,他也动弹不得,怀里还有个小不点。

司命似是了然一样,收起命簿,弯腰就对着令羽和擎苍道:“恭喜令羽上仙,贺喜令羽上仙,这是您的孩子。”

“什么!”令羽、擎苍、白浅三人猛的跳起大叫。

擎苍已经动怒了,他盯着小不点恨不得把他丢到金猊兽的嘴里,但是令羽似是猜到他的想法一样,皱眉抱着小不点。

司命望着这剑拔弩张的场景,急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擎苍大人。令羽上仙也是,听我道来。”

原来,在二世时,嘉卉恢复记忆前被徽音设计陷害投入畜生道轮回,幸得白浅相助,恢复记忆后回昆仑墟喝了绝情药,轮回第三世纯熙。但是有一缕魂魄却遗留在人间,寄宿在了昭华曾经送与嘉卉的龙纹匕首,昭华恢复记忆后将扮作嘉卉的徽音刺死,自己也用龙纹匕首自裁,这把匕首便随着他消失。

那时昭华已经是三世乔木,龙纹匕首便被他随意的抛在一处,随着天地滋养,他便化形成小孩,被一蛟龙养育至现在,蛟龙遭到魔物吞噬,正准备吞噬小不点时被令羽所救。

司命道:“由于只是一缕魂魄,但好在鬼君擎苍的血液滋养,魂魄便活了下来。所以这小不点仔细一看,眉眼像令羽上仙,这脸就像极了......”抬眼瞄向擎苍。

令羽红着脸道:“这话,不能这样说,这小孩,说到底还是我,怎么就变成我的小孩了,不妥。”

擎苍了然的打量了小孩一眼,确实,令羽眉眼精致纯然,他的却太过凌厉,小孩一双眼睛黑亮的感觉像极了初见令羽时,他暗笑道:“这小孩,便留下吧。”

令羽似是害羞一般,点头道:“这小孩必然是要留下的。他身有龙气,修为已经可以化形,以后飞升上仙也是必然的。就让他在昆仑墟修习吧。”

白浅见着三人已经自家和乐团圆,便开始赶人。司命和令羽他们行至殿外,也抱手告辞,令羽觉得难得,回身对擎苍道:“难得你上一趟九重天,我们去看一会云海吧。”

擎苍笑着点头,揽着令羽的腰便走。令羽笑道:“这小孩,便唤作汀兰吧。”

擎苍道:“好。”

九重天云海壮观宏大,随时日变迁,几万年后,又是另外一则故事。

End.

【狗柯】《我可能,还得学习》

不跟上队伍不行,毕竟,真的很有想象空间😏

本文轻松向,短,似乎是狗的自白?食用愉快。

另说:柯洁毕竟还小,所以是个小哭包,真性情啊哈哈😄


-------------------正文--------------------


我是完美的,周围的人都是这样说的

我是alpha go,我是AI。

我可以思考,而且是超越人类的大脑,甚至可以说我可以代表目前人类创造的人工智能的最顶峰,可是我却在一个人类面前,失控了。

你可以看见他在流眼泪,在资料库里,人类把它们叫做眼泪。

他叫柯洁,我们在对决,他输了,他哭了。

我在高速的运转着,究竟怎么样,才可以让这个男孩不哭,可是,这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为什么我却自行高速运转,上网找资料去了呢?

我被制止了,男孩走了。我也要休息了。

兹……

电流将我唤醒,我觉得我不一样了,我感觉更轻盈,可是我却还是有记忆,关于柯洁流泪的记忆,可是这也不叫做记忆,网上的资料表明:这叫感情。

感情是什么?我有这个程序吗?为什么这个程序会让我自行的高速运行,CPU发热呢?

我又被制止了,真好,陷入睡眠,其实就没有好思考的了。

咚咚咚咚......

“狗怎么了?......这可行吗,......我觉得很奇怪。”

这声音,柯洁!是柯洁!我又开始高速运行了!

柯洁看着alpha go从一开始的冷寂,瞬间高速运行,吓到嘴巴微张,懵着看向谷歌团队,彻底无语,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这狗怎么又不正常了。

我想我应该懂感情这种程序了,我要去见他。

柯洁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和人工智能的对决,可以消耗的精力是巨大的,也是负的,他得多休息几天。他洗漱好躺床上时,一直在想今天又被谷歌团队强势制止的AI,莫名的感到高兴,就像,小时候被同学欺负,同学家长反倒帮他出气的情绪,笑着说自己幼稚。

忽然,房间的电脑嘀的一声,自己运行起来,柯洁傻眼的从床上蹦起,看着屏幕里,闪过的一排字,眼镜莫名的歪了歪。

“不要哭,这次我让你赢。”

我觉得,安慰柯洁,很难,因为他输了,所以他哭,那解决的方法,就是让他赢。方法出来,我的又高速运行了,甚至发热了!

几天后。官方网站宣布:alpha go将于柯洁合作出教学工具产品。

可是,柯洁,我让你赢了,你怎么还是不开心?

End.

【令羽·擎苍】愁滋味(四)

我似乎忘了什么!结果一上lof一看,忘了还有这坑,米安😂😂😂

怎么办,无良老板拖欠工资,我已经快活不下去了😭😭😭


--------------------正文--------------------

愁滋味(四)

白衣小道士眉目清秀,桃花折扇檀香萦绕,周身似有云雾萦绕,如仙人般迤逦。

“九师兄!九师兄!快来,这边有茶棚!”

徽音在不远的地方大力的挥着手,风吹起她素白的束发带,眉眼间尽是掩不住的兴奋。他抬头看天,日光正盛;他俩赶了几日的路,终于离都城不远,是该休息休息。

他急步赶上徽音,俩人携伴走进茶棚,唤小二上茶时,小二的目光在他和徽音俩人之间溜来溜去,他暗自皱眉,徽音却笑了。

“笑什么。”
“九师兄,人家店小二看你长得漂亮,多看你几眼,你可是皱个眉头就把人吓跑了。”

徽音是师傅收的女弟子,算是普天宗唯一的例外了。不过几位师兄弟也没多想,照样和她称兄道弟的,和他关系尤为好,徽音天性活泼爱玩闹,有时候抓住他心里的小心思俩人也会一起出去玩闹。

“胡闹。”他喝了口茶,取下长笛和佩剑。徽音吐了吐舌头,俏皮灵动的样子让他不自觉还是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他抬眼看天,日头正盛,捏指一算,觉着今晚可以到都城,入宫面见当今圣后,再做法救太子,估计得需要些时日,但是距离他历劫飞升,也近了,他必须回到普天宗才行。

“师兄啊,据说当今天子是难得的美男子。”徽音睁着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他放下,轻笑道:“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徽音,你要知道,师父交代过的,你是女子这件事是万万不能露馅儿的,不然多少女子要往普天宗面见师父了。”

徽音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暗道:到时候如果露馅了也由不得师兄你。

约莫一会,俩人从茶棚离开,俩人素衣清颜,倒是让茶棚里的商人、游人和外族人开了眼界。

徽音不过是二八少女,看见都城的繁华便移不开眼睛,吵着要看看这个,试试这个,足足让他头疼不已。这不过一会,他便看不见徽音,暗道不好,他穿梭在人流中,都城正逢巧花节,热闹非凡,他硬是在人挤人的地方远远的看见了徽音的身影,他才抓住了徽音的肩膀,一个铃铛绣球就抛到了他的身上。

徽音也是一脸的惊讶看着他,他则有点匆忙的一手抓着徽音,一手抓着绣球,微微的喘气。

只见阁楼里探出一张面容极为美艳的脸,笑容魅惑的望着他,柔声道:“这位公子,你接到了奴家的绣球,便上来喝一杯酒再走吧。”

从阁楼走出一个男子,弯腰抱拳想把他迎进去,他摆手。抬头望着女子,道:“姑娘,修仙之人,不近女色,这绣球,便还予你,容在下告辞。”

他说罢,拽着徽音,将绣球抛过去给小厮,转身便走了。

他没有看见,女子嘴角那一抹微笑。

晚上在客栈时,他严肃的拉着徽音,交代她不可在都城乱跑,可是徽音看起来并不满意他的话,嘟着嘴便回房了,他自知徽音被宗门师兄宠坏,自己也是其中一个,皱了皱眉便没多想熄灯睡了。

至夜,似有一股烟雾萦绕。

“我这个九师兄啊,怎么这一世长的更漂亮了呢?都不像我,被封住了法力,就变成了凡人素素。”白雾道。

“......不一样,令羽纵使封住法力和记忆。可他在投生这一世时,可是跟着已经快是半仙的普天宗主修行的,自然不和你一样。”黑雾道。

如果嘉卉这一刻醒来,绝对会吓得半死,可他似乎被点了什么法术,陷入了深深沉睡。

白雾和黑雾淡去,现出的人形正是白浅和夜华。白浅踱步走向嘉卉,揉搓着下巴盯着这个眉目和令羽至少有八分像的人,坏兮兮的打量了一番,她自言自语道:“这朱砂点,怎的在男的身上也那么好看?”

“浅浅......”夜华沉声道。白浅回头看了一眼他,无奈的点头,将折颜给他的桃花折扇施了法术,替换了他那把普通的折扇,便和夜华化作雾气飞走了。

白浅还去了一趟徽音那,她看了一眼睡梦中的女子,皱眉道:“夜华,我总觉得不妥。”

“这是令羽的命数,命薄看不了,自有他的道理和安排。”夜华皱着眉道,他也觉得事有蹊跷,可是他也没有多做探究。

白浅越想越不对,回神就往徽音身上施了法术,夜华知道她想干嘛,但也没做阻止。两人这下是真的回天界了。

他总觉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可是又什么都没发生。早上睁眼,闻见了浓郁的桃花香气,可这客栈,却是没有一株桃花树的,他看向榻上的折扇,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


fin.

【令羽·擎苍】愁滋味(三)


冷CP圈的米娜桑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有病.😂


--------------------正文--------------------


愁滋味(三)

“我不同意!”白浅圈起手指轻轻的敲击桌面,面若冰霜。“且不论去凡间需封住修为,若发生紧急情况九师兄你有自信自己可以不用法术嘛?”

他沉默了,确实,白浅的话非常有道理,在凡间渡劫若使用法力,那天谴可大可小,弄不好,自己魂飞魄散都不好说。可......他放不下。

司命看了看白浅,又看了看他,道:“执念执念,解了最好,郁结于心,会坠入魔道的。”

屋外声音繁杂,这一瞬间他的心却静了下来。修行万年,飞升成上神,却是没有历劫,他忽然明白这一刻他能够下定决心的因果了。

他走到白浅的面前,轻声道:“小十七,就帮我这一次。我终究是忘不了的。”

白浅猛的站起,厉声道:“九师兄!你忘不了,折颜一杯忘情药便可以帮到你,何苦以身试险?!”

他脸色苍白,默然不语。白浅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话伤了她的九师兄,可是,她知道三世历劫,尤其是情劫有多么伤人,如果可以,她自己是万万不想再重来一遍的。令羽生性善良,比起女子都多了丝敏感,倘若是他,白浅都无法想象这下凡以后,他会遇到什么样的劫。

司命左右还是不敢在白浅面前说什么,低头静静候着,白浅抬头看见令羽的脸色,一副按捺不住的焦虑和苍白,终究是心软,站起向令羽走去。

他其实什么都知道,只要一杯忘情药,一切不过浮云。

“我帮你这一次,师兄。但是,我要封住你的法力和记忆。”

司命瞪大了眼睛望向白浅。要知道这和白浅被动的成为素素历劫不一样,令羽此番封去记忆和法力,意味着他在人间历劫寿终正寝或者意外死去,归位仙位便什么都不会记得。

他也知道这个道理,点头答应。心下不断的想,这是最后一次,绝对是最后一次。

他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化烟,朦胧的眼睛最后只留下司命和白浅的身影,意识如同初生的婴儿般逐渐空白一片。他在醒的那一刻,又是另外一个他,另外一世的他。

白浅收回法力,看向司命,伸手要到了令羽和擎苍的命簿。转身道:“司命,你猜三生石上有师兄和擎苍的名字嘛。”

司命摇头道:“小仙不知。”

白浅敛下眉眼,轻声笑了起来。道:“会有的。凤九那丫头,不也拼出了个先例。”

司命恍然大悟,笑着作揖告退了。

普天宗宗主外出游历时遇一小童,面目清秀,眉眼弯弯,似女子般灵动,额间一点朱红,一问一答间,小童聪明伶俐,普天宗宗主极为喜爱,遂带回普天宗,成为坐下九弟子。

转眼又是十年的过去,普天宗宗主闭关前遣散十五任弟子,唯留下九弟子嘉卉、十七弟子徽音。

正值朝代更迭,太子昭华因外出打猎时遇魔物,陷入昏迷,普天宗九弟子、十七弟子出关,向都城赶去,入朝救未来天子。

这是一世的开始,也是一世的结束。


Fin.

【昊健】日常甜文·少年

🐟:宝宝爱他们!完全满足我的内心清纯的小灵魂!


--------------------正文--------------------

少年

CP:昊健

董子健,很随和,直接点说,应该是线条粗;他似乎把所有的性格,都体现在了对剧本的挑选以及演技上。

刘昊然总觉得他比自己小,可是在学校的风云榜上,董子健妥妥的是风云人物和明日之星。

其实春天是恋爱的季节,刘昊然一点都不赞成。侧目看向窝在沙发里睡得似乎天荒地老的董子健,他淡定的神经难得的绷起了一根青筋,睡吧,睡吧,你就可劲睡吧!按捺住想把人摇醒的冲动,刘昊然活动了下脚趾,探头就在董子健的脸上方盯着,似乎要把这个人盯出一个洞。

董子健的长相像书里的人,眉眼儒雅,安静的时候看着格外令人舒心;可当他闹起来时,刘昊然想:估计有些人会路人转粉。无声的扬起嘴角,刘昊然轻轻的吻了董子健的左脸。

师兄,我可等不到夏天啊,夏天比较适合一起去泳池。

刘昊然哼着小曲就往房间走去,准备拿一块毯子给董子健盖上。

董子健听着脚步声慢慢变小,左眼微微眯起一条缝,左右搜索了一遍,发现安全了,猛的坐起来,拿着抱枕就把脸埋进去。心底不断的咆哮:刘昊然,你个腹黑!我把你当小学弟你竟然想睡我!

虽然他这样说,但是还是难以控制慢慢上扬的嘴角,和满脸的红晕。

春天,你快过去吧。

End.

这对CP,宝宝是服气的。PS:董咚咚简直苏爆了😘😘😘

【令羽·擎苍】愁滋味(二)


卡文了!不要催我,容我斟酌斟酌😳😳😳


---------------------正文----------------------


愁滋味(二)

小十七经历了三生三世才修来了和天君夜华的圆满。这便是天命,何来的顺其自然,他看着已经不复以前那般光景的昆仑墟,发自内心的叹息。

他忽然想起了被墨渊带回昆仑墟以前的事情,他独自一人,以为会永远孤独的活下去,殊不知须臾数千年、数万年,有人陪着他。他其实不怕孤独,只是怕太寂静,忘了怎么说话。

天族人始终高傲冷漠,彼此往来甚少,不似青丘,拉上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说个半天,他第一次来到青丘,彻底被白滚滚和阿离闹得头疼。

白浅也是,姑姑辈的天后,愣是追着白真上神相约偷折颜上仙十里桃林里的桃,要知道,天后吩咐下去,自有人捧上给她,想必也是天上规矩多,到了青丘,才做真正的自己。

阿离追着小十七走了,白滚滚生性稳重,闹也不过一会。他苦笑一下,坐着喝折颜上神的桃花酿,端的是入口桃香,温淳浓烈。司命从别处走来,弯腰拜礼,他回以一杯酒,兀自干下。

月色正好,他虽少时和小十七一样话多的说不完,却在万年后,无话可说。

司命侧头道:“上神可想听听擎苍的命簿?”

本抬到嘴边的酒杯微微一停,随即又仰头喝下,连连摇了摇头。这已经是无关的事或人,何必。

谁知司命接着道:“不瞒上神,这事是天后唤我告诉上神的。擎苍的命簿......是空白的。”

“什......么?”他惊得酒杯翻倒,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这也算是奇事,命簿原本是空白一片,但不过几日又会出字。后面小仙上报天后才知道,这擎苍轮回的命簿虽在小仙手上,可这字一写上不过几日便会消失。”司命摇着头接着道:“最奇的是每日命簿便会自行形成内容,皆是擎苍转世后已发生的事情。奇,简直奇了。”

他低头沉思了会道:“那......如遇意外,便不能,修改了。”

司命点头:“世间有些事情,根本掌握不在手上。”

他暗自沉思了会,左右不过是放不下心来。站起便去找小十七。横竖还是放不下,倒不如在他身边。

白浅正在想怎么找个借口让夜华带着团子先行回天宫,远远的见令羽走过来,眼里瞬间点燃了希望,走过去拉着令羽道:“九师兄,快过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阿离,你和你父君先回天宫。”

阿离正准备挣扎时,意外的夜华提溜起团子,向白浅点了点头,但是眼神格外耐人寻味,白浅按捺下心底的酥麻,拉着令羽就往狐狸洞走去,顺带捎了个司命仙君。

他从来都不知道,以后发生的,皆是三生三世的轮回。

Fin.

【明宝】柯基与女孩(中)

禹说:昨天发的,加错关键词,现在重现来!尴尬!😂😂😂





秦明幻想过无数次与李大宝未来要怎么相处的画面,但是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这个画面从破案谈公事转变成耳鬓厮磨你侬我侬,跨度太大,心脏无法承受。

窗外景色甚好,秦明却陷入了死循环。

第二天秦明只看见了林涛在自己跟前晃,斜眼瞄了他一样,后者一脸自觉的自白。

“我也不知道啊!真不知道!”

看着林涛大眼一瞪,综合分析他是真不知道,开口说:“打电话,不来算旷工,扣工资。”

林涛腹诽:小样,还打电话,这都快下班了吧。
电话无人接听了一次,林涛又打了一个,这大宝才接了电话。

“哎呀!你不要去踩你拉的臭臭!哈哈!......喂,涛涛,我现在忙着啊,你帮我给秦明请个假,哈哈!”

林涛开的免提,一脸的无奈,看到微微扬起嘴角的秦明,假装咳了一声说:“欸!我说大宝,你疯了嘛?又笑又气的。”

大宝气呼呼的说:“去你的涛涛,我家柯基的名字叫哈哈,你有毒吧?!挂了挂了!”

林涛心想这李大宝,取个名字也不好好取,跟个精神分裂的一样,哈哈。

秦明把一直在整理的文件分门别类的放好,拿上外套,整理了自己的西装,径自的走了,似乎想起来什么样的,回头看了一眼林涛说:“关灯,关门。”

林涛无奈,这秦明,提前下班也要扣工资吧。

大宝还在跟哈哈瞎胡闹的时候秦明意外的来她家。看着门口西装三件套的秦明,李大宝觉得自己可能在梦游,咽了口口水说:“老秦,有事嘛?”

秦明自觉的跨进门,左右张望了一眼,回头说:“关心下属。”

屁吧,你当我三岁啊,李大宝心里腹诽。秦明这几天反常的很,时不时的用一种近乎温和的目光看着她,让她心痒痒的同时又害怕。

李大宝的家布置的很温馨,但也不是满屋子的少女粉。粉蓝色的墙,黄色窗帘,沙发是灰色的......沙发上还有一只小,腿又短的狗狗一脸兴奋的看着它,得亏它没尾巴,不然尾巴得甩飞了!秦明沉思了一会,走过去捏了捏小狗的耳朵,那小柯基就自来熟的绕着他撒娇,他暗自笑了起来:摸李大宝,她也会这样吗?

“我也不知道你要来,家里只有柚子茶了。可以吗?”李大宝端着一杯柚子茶歪头问,像极了小柯基。
秦明点头,随手接过茶又接着逗小柯基去了。这下李大宝彻底不自在了,心里不断想着这秦明是来干嘛?她蜷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皱眉头想事情的样子秦明暗暗的看在眼里,觉得好笑,单手抱起小柯基就凑过去伸手捏了李大宝的耳朵,收获了她的一声尖叫和万分惊恐的眼神。

“你你你你......”李大宝你了半天都没你出个东西来,秦明觉得她的反应好笑,又探头亲了她的耳朵一下,侧头看她的反应。

这下李大宝彻底懵了,脸红得不得了,心跳加快,感觉整间屋子回绕着她的心跳声,她红着脸支支吾吾的:“我我我我......”

秦明觉得李大宝估计是他这一生遇到的最有趣的人,为了不错过会更有趣的李大宝,他放下了小柯基,长手一捞,把蜷着的李大宝抱在怀里,下巴顶在她的头顶,不自觉的拿下巴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感叹了声,果然很契合。

李大宝彻底短路!窝在秦明的怀里好一会才想起不对,使劲掙也没掙开,嘟哝了一句:“秦明......你是不是喜欢我?”

秦明皱着眉想了想,忽然又逼着眼睛,简洁的“嗯”了一声。

李大宝听着头顶传来的声音,再听听秦明的心跳,觉着他太随便了。哼唧着回抱住他,小声说:“那你要说喜欢我,这样是耍流氓。”

秦明暗自觉得好笑,低头看李大宝,她还是小小的蜷着,但是用她的手绕着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口,柔软的不像话,他的心也热的不像话,低头吻了她的头发,轻声而又简洁柔和:“我爱你。”

李大宝听到了,整个人都不好了,酥软从她的心脏蔓延到四肢,彻底的败在秦明的怀里,她点点头,蹭的秦明痒。秦明按着她的头,微微的抬起她的头低头吻上去。

他一直不愿意很亲近女孩子,可李大宝是意外,他不只想想亲近她,还想牢牢的把她抓在手里,时不时的拉过来揉一揉。

李大宝闭着眼睛感受秦明的吻,他觉得他有洁癖,能走出这一步算是大突破了,殊不知秦明自觉的就把舌头伸她嘴里,她就像被雷劈到一样的跟着秦明的节奏走了,他很青涩,但是很认真。

过了五分钟了……李大宝心不在焉的想,这秦明要亲到什么时候?忽然觉得嘴唇一疼,一看原来秦明咬了她一口,一脸的不满。

“你不认真。”他好不容易得个甜头,她还有那心思想别的。

李大宝双手捂着脸叫:“你都亲了多久了!”

秦明当然不知道多久,可是却不想停下来,但是李大宝的嘴唇红肿,泛着水光,他脑海里“叮”的一声,扯开她捂脸的手就接着又亲了起来,亲着亲着就亲到下巴去,热气逼人。

“呀!秦明!你耍流氓!”李大宝扯着亲明的外衣就大叫。

秦明不管,巴着她的锁骨,胸口就亲。李大宝穿着丝质的睡衣一脸的“亏大发”的表情。看着埋在自己胸口作恶的秦明,再看一眼在用奶牙咬秦明的哈哈。大叹一声:引狼入室啊!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