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禹

Per l'amaro e il dolce...

【令羽·擎苍】愁滋味(五)

禹说:呃......还有人看吗?我最近一直在偷懒和准备考试的事情,就是,很久没更新了,来一发,我溜了!

嘿嘿嘿......😬😬😬


--------------------正文--------------------


愁滋味(五)

当今太子昭华以神童闻名天下,在他未束发时,便随皇帝上朝理政,为大臣拥护,这次围猎,就是皇上为太子举行弱冠之礼前的庆贺,谁知却让太子陷入困境。

起初,以为太子只是外伤所致昏迷,谁知太子昏迷期间,宫内诡事频发,太子不醒,宫内相继死了几人,这才知道是魔物作祟,广招天下宗门前来驱赶。普天宗主在入关前曾算过一卦,在入关后便遣宗门内弟子嘉卉和徽音前往。

嘉卉手持折扇,背上背一柄白布包裹的法器,和徽音两手空空的形象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宫内侍卫还是恭敬的入宫禀报,不一会,就匆匆跑来一人,看装束,应是宫中内侍。

“普天宗小师傅请随咱家来,皇后和皇上可一直盼着两位师傅的到来。”内侍弯腰抱手就是一个大礼,嘉卉忙回礼,余光一扫便见徽音一脸好奇的四处张望,他忙伸手拽她,她却依旧,嘉卉暗暗叹了一口气。

两人随着内侍穿过长廊,步入了一处竹林密布的宫殿,嘉卉的法器“铮”的发出细微鸣声,他手指捏诀,左眼在一瞬间变成了金色,目光四处寻找着什么,他不知道,徽音在背后,捏成拳的手和嫉恨的目光。

皇帝和皇后端坐高座,似乎是因为太子,两人都面色不佳,见到嘉卉和徽音,两人都莫名的亲昵,尤其是徽音,她生来嘴甜,哄的皇后开心,倒是以为徽音才是施法术的人。

嘉卉也没说什么,只是左右张望,竹林很是安静,竹叶飘落,却未闻风声,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味,却不是竹叶的清香,嘉卉抱手道:“皇上,皇后娘娘,可否让贫道看看太子。”

皇后看看皇上,皇上点头道:“要治好皇儿,嘉卉师傅随内侍去吧,这里本就是皇儿的寝宫,朕与皇后因不放心,才来这边想看看普天宗宗主的坐下弟子是如何将皇儿唤醒的。”

嘉卉低头道惶恐,便随内侍去往内室,由于做法必需安静,皇上和皇后便在大殿坐着等候,徽音也随着他进内室。室内的空气和竹林中的香味,是一样的,但是室内的香味更浓,内侍命宫女挽起床帐,嘉卉向前走去,微微的怔愣了一会,随即摇头苦笑,他没有看见徽音近乎痴迷的看着床上昏迷的人。

太子昭华不愧为天之骄子,即使沉睡着,他依然气势犹在,他的五官极其浓丽,可以想象当他睁开眼时,那一双睥睨天下的眼睛,足以令人心悸。

嘉卉回神,忽略了心里那一丝的心动,他捏诀布阵,掀起衣袂盘腿坐下,徽音也是,坐在稍远的地方守阵,屋内渐渐有白雾弥漫,一道白雾兀自成型,一会儿幻化成一只白狐、一会儿又是白蛇、一会儿又是白马,嘉卉低喝一声,白雾逐渐成团,幻化出一张苍白的人脸,白脸张嘴说话时,血盆大口,似要滴血。

“你的味道,比起这个太子还吸引人!真不愧是有仙籍的人类!”

“妖孽,速速伏法!”

嘉卉急道,抓过白布包裹的法器,法器发出铮鸣,刹那间金光闪现,一把铜质雕花长刀挥砍向白雾,白雾一刻间消散,不过一会又聚集,化成一张长满獠牙的嘴袭向嘉卉,嘉卉施法遏制,但是徽音护法一半时,忍不住好奇睁开了眼睛,被白雾侵袭,眼神呆滞,显然已经是被迷惑,嘉卉走神的这一瞬间,被白雾从心口穿过,口吐了两口鲜血,眼神逐渐呆滞,

“我这大紫明宫,还留不住你个小小的散仙?!就算你是墨渊坐下弟子又如何?!我照样敢留你!”
“令羽!令羽!你竟敢私自逃走!”
“就......让我见令羽一面......墨渊,令羽......在哪......”

嘉卉看到那个被唤为令羽的男子,在洞中独自的忍受哀戚,低垂的头遮住了他的面容,可是地上点点泪渍,却透露出了他的心碎。须臾间,令羽抬起的头,让嘉卉的心彻底乱了,清俊、秀丽,和自己一摸一样的脸!虽然没有了那颗泪痣,可是!确实是一张一摸一样的脸!

嘉卉慌乱的想要抬起手触碰,却在一半时被另外一只更大的手握住,他顺着握住自己的手看过去,面前那一张浓丽的脸,让他大吃一惊,那张脸赫然是太子昭华的脸。

顶着昭华脸的男子眉眼里呆着哀伤和霸道,嘴角却弯起一道亮丽的弧度,薄唇微启道:“令羽!你能逃哪去?!我们注定是不死不休的!”说罢,揽过嘉卉的腰,将他按在身下,撕扯着衣服。

不!不!不!我不是令羽!我是嘉卉!

嘉卉恼怒的挣扎,身上的人却不为所动。白雾在四周弥漫,又露出一张脸来,阴冷的笑着:“啊!这种即将崩溃的恐惧,味道更好!睡吧,答应他,这样就不会痛苦了,这是你的心魔,你逃不掉的!”

嘉卉听见耳畔的声音,僵持的手逐渐放松,白雾化成一道雾气,准备吞下嘉卉时,雕花长刀如一道闪电劈入雾气中心,刀身发烫,蒸发了大部分的雾气,只留了其中一团,被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收入了容器中。

“咳咳......可以了,回来,流光......”嘉卉嘴角含血,低声唤回了长刀,捂着胸口的手还在颤抖,地上被法器封住的梦魔静静地摆在地上。

在床上躺着的太子逐渐苏醒,嘉卉看见,心下松了一口气,摇晃着走到床前,从袖子里拿出固本的药丸,塞到了太子嘴里后,自己却晕倒在了床前。

昭华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场梦,梦中的青年俊秀飘逸,令他沉溺,但是美梦太长,他想醒来,却觉得周身无力,似乎过了好久好久,他的身体似乎被热流涌过,力量回来,眼睛睁开,殿外的阳光,让他长久适应黑暗的眼睛眯了起来。

他抬手要遮挡阳光时,右手却触到软软的发丝,昭华皱眉起身,看到的,却是那个和梦里一摸一样的青年!他讶异的将手摸向了青年的长发和面容,低声笑了起来,厉声道:“来人啊!”

古朝外人声鼎沸、人来人往,朝内大钟响彻宫殿,太子已醒,满朝欢庆。

嘉卉不知道,他被太子昭华抱着睡到了那最独一无二的怀里,也不知道太子嘴角那一抹满足的微笑。


fin.

【白龙X贵妃】相思和猫

禹说:啊,最近又翻看了《妖猫传》,忽然想起还有这么个坑,赶紧滚来填坑!

最近确实事情慢慢少了,研究生拟录取也下来了,正在安逸的等录取通知书。

小侄女也很乖,带她的日子痛并快乐着。

总之,希望一切都好。❤️❤️❤️


--------------------正文--------------------


(二)

余淮觉得,小洁是抓不住的风,她不会为谁停留,周遭的一切,都映入了她的眼里却进不去她的心里。

小洁和梦里的贵妃一样,美而不自知,但是贵妃是安静的,小洁却是平静湖水下掩藏着热烈的情绪,从她的舞蹈可以看出来。

最近小洁在排一段新舞蹈,6月得去法国比赛,余淮想,那时候他高考,或许是该想想自己是如何打算的。他在那天校庆后和小洁亲近了很多,小洁对他的态度,就像包容、宠溺弟弟一样,让他觉得焦躁。

“这里,余淮!这里!”

小洁身着白衣白裤,光裸的脚踝莹润透白,微卷的及肩长发安静的搭着,笑容溢满面容。

余淮一开始没看见小洁,正左顾右盼的时候,远远的小洁就在挥手示意,今天两人约好去剧场看话剧,话剧名叫《盛唐拜别》,讲述唐玄宗李隆基和杨贵妃在马嵬坡兵变时的生离死别。

一开始其实余淮并没有多么感兴趣,但是前一晚睡觉时,梦里的贵妃难得说了一句话,让他难以忘记,最终决定约小洁去看,索性小洁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俩人就在今天稀里糊涂的跟着人群买票进去剧场。

“考试准备的怎么样?我听说内地的高考很难,你怎么那么轻松啊。”小洁将包放在右侧,在昏暗的剧场里,一双眼睛亮亮的。

余淮按捺下心里的酥麻,柔声道:“没事的,本来高考前学校也开始让学生放松,我有把握可以考上自己的学校。”

两人低声交谈,从后面看两人就像热恋中的情侣,余淮虽然脸显小,可是身高却比小洁高很多,尤其是高中以来又抽高了许多,坐在位置上肩线自然也比小洁高。

“盛唐的历史我也恶补了很多,看起来应该不会有断层吧。”
“不会的,如果你哪里不清楚了,我可以告诉你!”
“呵呵呵呵......”

小洁的笑声清脆悦耳,嘴角扬起的弧度带着愉快的意味,余淮看见她那么高兴,也傻笑起来,月亮眼,小虎牙,让小洁看了暗暗觉得可爱。

剧场很快灯光暗下,随着密集的鼓点,话剧拉开帷幕。

神秘且高贵的贵妃自我牺牲时,红色罗衣的刺绣似乎一把利剑,刺痛了余淮的眼睛,他后知后觉的捏紧了拳头,嘴里喃喃道:假的!假的!他不爱你!他只是舍不得他的皇位!他只是怕承担你的死去!

“余淮!”

小洁的手覆在了余淮的拳头上,低声询问,余淮的身体一直在微微的发抖,不自觉的低声喘气,一直到话剧结束,观众离场,余淮依然沉浸在悲哀的情绪里难以自拔。

“小洁,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余淮轻声道,他依然无法恢复,甚至眼睛溢出泪水,让他整个人狼狈,却也稚气不少,小洁正惊慌失措,余淮猛的抱住了她,声音里有哭腔,哼声道。

“贵妃!贵妃!我等了你好久啊!白龙,一直在等着你啊!”

小洁觉得周遭事物如云烟散去,抱住自己的人着一袭白色羽衣,一头青丝乌黑发亮,环抱住自己的臂膀坚定且有力,鼻尖溢满檀香,耳畔有鹤鸣叫。

“她会醒的!她会醒的!”
“我守了她那么久!不许你碰她!”
“我知道她已经死了,我只是一直不舍。”

“寄人篱下,反而让我对别人的好,一点一滴也想报答。”

白龙啊,白龙,世人皆知杨贵妃为这大唐而坠落,可又有谁还记得盛唐时的恩宠。

千千万万的人已经随岁月消散于过去,你又何必直至死亡还是执着于我不放呢?几世的轮回,最终结果如果不是你所要的呢?

我于爱而生,却也于爱而去。

我舍不得你,白龙啊,那一段光阴,你是有多么的寂寞,以至于,到今天,你还刻骨的记得,那些本该遗忘的历史。

“白龙啊……”小洁将脸靠在余淮的肩上,闭眼轻声道,她的眼睛紧闭,眼角却溢出一滴泪水,沿着脸颊滑落。

Fin.

最近被各种事情辣手摧花,为了这个研究生复试,频繁的在来来回回,三个月,跟飞机、高铁、火车、班车杠上了🙃

【顾顺X李懂】顺儿和懂儿

二刷二刷!《红海行动》必须二刷!

话说,在电影院里露出老母亲微笑的不只是我吧!🌝🌝🌝

话不多说,狙击组,一发完

---------------------正文--------------------

罗星没有回来,李懂憋着自己的眼泪,红着眼眶把曾经自己放在心里作为目标的人送走了。那天蓝天白云,太阳晒得李懂近乎恍惚。

“李懂,我走了!你可以的!我一直很相信你!”罗星扶正了自己的帽子,他即将回到部队做后方人员,他离开了曾经的憧憬,既有不舍、无奈,也有丝丝的解脱。要说放不下、舍不得的,也就是这个自己一直带着的观察员小懂吧,他和李懂近乎师傅和徒儿,可又接近,暧昧中男女关系,可是他也知道,李懂对自己,更多的就是榜样的作用。

李懂执着的望着罗星的背影,他似乎想以这样的方式记住罗星,直到看不见,他才回身走到训练场躲着抹眼泪。

顾顺嚼着口香糖,追着去找李懂,杨锐他们也相对无言,牺牲了庄羽和石头,陆琛也不能回到蛟龙,大家伙心里都有伤心失落,可是李懂的性质又特殊了点,他看在眼里,又奈何自己大老爷们不懂这些话要如何说出口。

李懂回头看见顾顺靠在树干上,两只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他心里憋不住,哑声道:“走开!”

顾顺不说话,我行我素的,就盯着李懂看,李懂心里没来由的冒火,急步向前走,拽住比自己高半个头的顾顺的领子,厉声喝:“看够笑话了吗?!看够给我滚!”

谁知道话一说完,顾顺咧嘴笑了起来,那一嘴大白牙,李懂恨不得把它们都敲碎!在李懂准备骂顾顺时候,顾顺开口说的话,让李懂恨不得把他整个人撕吧撕吧埋起来!

“哎我说,哭成这样,还蛮好看的,跟个小姑娘似的。”

“顾顺!你是不是真的讨打!”

这俩人也亏的位置隐蔽,不然一人一个警告都跑不了。

要说顾顺这人,嘴贱是一回事,但是口不对心也确实,他知道自己要去蛟龙,心里多少也紧张,可是他这人懂得把压力转化为动力,但是估计就和小学生一样,他对自己喜欢的人,就可劲的欺负!现在他欺负李懂很含蓄,比起小学时候揪女孩子辫子可迂回多了。

要说李懂长得好看吧,其实顾顺觉得自己长的更帅,但是他就是喜欢。在训练营时候,他一直想和罗星比赛,而且他也知道罗星身边的观察员也很出名,抗压能力不好出名,曾经他看过照片,笑起来的样子让他心痒痒的。

狙击手和观察员,其实离不开的,换一个,磨合起来非常艰难,但是,顾顺觉得最适合自己的观察员,就是李懂了,他们俩人甚至直接过了磨合期,直接步入“热恋期”,这让他有点暗爽,可是李懂不喜欢他,他心里的狙击手是罗星,那个带他多次出生入死的罗星。

顾顺望着泪眼朦胧的李懂,双手捧起他的脸,迎面就亲了上去,李懂怔愣了一会,抬起拳头就呼了上去,顾顺左眼尾收获了一道红,他下意识的吸了口气,看了看李懂。

“顾顺你这个混蛋!”李懂甩甩手,喝道。

顾顺坏笑着道:“干嘛,现在你是我的观察员!我想对你干嘛,就对你干嘛!”

“放屁!顾顺!”

李懂说完,回身跑了,留下顾顺摸着眼角兀自吸凉气。得,嘴贱坏事!顾顺跺脚表示自己就是个傻叉!他这嘴贱的毛病什么时候改的了!

那边李懂直接冲去杨锐房间,惶惶不安的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坐立不安;杨锐看他这样,估计又和顾顺俩人起了冲突,拍拍李懂的肩膀,沉声道:“李懂,你是一个军人,任何事情你都得以服从命令为第一要务!顾顺是有些毛病,但是我也看出来你两个确实配合的好。”

“可是!可是顾顺那小子......”李懂实在说不出口刚刚顾顺亲他的事情,毕竟一般人还真没遇到过,他怄着一口气,重重的叹了一声,表示已经听进去杨锐的话了。

李懂想,其实他不讨厌顾顺,就是心里放不下罗星,有愧疚,也有那一丝他无法启齿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私欲。

经过这件事后,两人互相不理对方,当然是李懂不搭理顾顺,平常没有任务的时候恨不得离顾顺远远的,有任务的时候就一颗心的投入在任务里,倒也不是那么的艰难。

罗星偶尔会发讯息来关心李懂,李懂总会笑嘻嘻的回信息,还会给杨锐他们看看,大家都乐呵,顾顺就不开心了,李懂就那么不懂他的心么,他现在还真找不到方法了,一开口就是嘴贱。

徐宏身为副队长,那一双大眼睛观察的溜溜的,他在部队那么多年,比起李懂他们更看开这些事情,就计划着怎么开导开导李懂,但是一想到顾顺的心情觉得不能乱帮忙,还是先从顾顺这边做工作。

顾顺虽然嘴贱,但好歹人也直接,一问啥问题都没有,人就是看上李懂了,就是喜欢,所以才贱兮兮的要去欺负人,徐宏倒是服这小伙子了,硬是把喜欢的人惹毛了,自己在死胡同里咋出来都不知道。

“副队,我知道李懂放不下罗星,可我愿意等他。”

徐宏抽手就给了他下,说到:“你小子就痴汉吧,李懂和罗星人是生死之交,老师和学生,纯友谊,你说你......”

这下顾顺彻底懵了!好么,搞半天自己帮他们拉郎配了,急得火急火燎的就去宿舍找李懂。徐宏看自己被丢下,像老丈人一样摸了摸胸口,表示自己不管了,年轻人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

李懂在擦拭着自己的护目镜,忽然宿舍的门就被“嘭”的打开,他吓得打了个嗝,见到是顾顺,虎着脸道:“滚出去!”

顾顺才不听他的,走过去就做他身边,抱着头也不说话,这下李懂彻底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什么药了,两人都默契的陷入沉默。

李懂想,自己是不是对顾顺太苛刻,执行任务时候,顾顺对自己还是很照顾的,至少顾顺帮助他克服了压力,虽然嘴贱。

“李懂。”

“啊?”李懂回神道,瞄了一眼顾顺,好么这伙子还深沉着呢。

“李懂,我喜欢你。我嘴贱,是因为我喜欢你。”顾顺抬起头,目光诚恳的看着李懂,成功收获了李懂的一张大红脸。

“说......说什么呢你!顾顺你就那么无聊寻我开心是吧!”

李懂一下就站起来,指着顾顺的额头叫,丝毫没发现自己脸红脖子也红,说这话一点不义正严辞!

顾顺把心里话说出来,心里轻松不少,咧开嘴,露出虎牙笑道:“我喜欢你,李懂!想对你做那样、做这样的事!”

“顾顺你不要脸!”

李懂红着脸就开门出去了,留滚顺在宿舍里,他心跳的厉害,跑到厕所里蹲着喘气,脑袋有点发懵,但随即“噗”的就笑起来,他喃喃道:“傻逼。”至于这傻逼是谁,也不用多说了。

顾顺撅着二郎腿,就在宿舍里守株待兔,他已经说出心里话了,追什么的,就明目张胆呗。

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枪,你就是我的眼睛。

海边~❤️❤️❤️

【白龙X贵妃】相思和猫

禹说:

小短篇:5章左右完结。
基调:平淡、温馨、细水长流、前世今生
CP:小洁《逆光飞翔》、余淮《最好的我们》

本文CP拉郎配,在我的笔下的余淮和八月长安大大有所出入,请勿较真,在此避雷。

小洁的名字在电影中似乎没有提及,太早以前看的,我也忘了,所以在此私设。

最后,不管写的好或不好,我都是带着一个理想的希望,希望贵妃和白龙,已经在一起了,尽管电影中让我们看到爱的部分很模糊,但是在我心中,他们有爱。❤️❤️❤️



--------------------正文--------------------


(一)

(一)
师大大学校庆,附中因为沾亲带故也跟着一起庆祝起来。听说今年附中和台湾的友谊大学来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交换生表演,附中的学生可以凭学生证进去大礼堂观看。

余淮本来不太感兴趣,耐不住耿耿他们一伙人喜欢,周末便早早的去师大排队去了。

蒋年年兴奋的拉着他们几个人说:“听说今年来的一个台湾交换生姐姐特别厉害,跳舞在国际上得了大奖的!而且长得特别漂亮!”

耿耿最喜欢这种励志故事了,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求知欲,看得蒋年年又开始自豪的背百度百科。余淮和韩叙站在最后,两人时不时搭一句话。

忽然余淮觉得左后肩膀莫名的变重,回头一看,一只黑色的猫悄悄的挂在他的书包上,不知在干嘛。余淮倒不至于害怕,就觉得奇怪这只猫什么时候出现的?耿耿她们小女生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低声尖叫着可爱、抱抱等词汇。

韩叙说:“你是不是在包里装鱼了?”

鱼淮摇头,心里吐槽谁会在书包里装鱼,伸手摸向黑猫,这黑猫倒不怕生,顺着他的手就下来,被他抱在怀里,韩叙自觉的把余淮的书包打开,也没发现他书包里有特别吸引猫的东西。

蒋年年和耿耿围着黑猫想伸手摸吧,黑猫对她们不感冒,不摸吧又觉得这么好看的猫,下次估计就遇不到了。奈何黑猫却依然不理会两个小姑娘,眼睛就直勾勾的望着余淮。

余淮莫名的也望着黑猫的眼睛,刹那间,感觉周遭的环境都安静下来,耳畔有着风吹过的呼呼声,桃花随风飘散,呼吸的空气混入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黑猫从他的怀里跳下,走向了一边的桃花树,喵喵的叫着,他抬头一望,红衣罗裳的女子微笑着望着自己......

“余淮!余淮......余淮!”

耿耿摇了余淮好几下,余淮才反应过来,周遭一切还是那个样子,喧闹的队伍,此起彼伏的喇叭声,怀里的黑猫确实是走了。

“黑猫在那里。”耿耿低声兴奋的指向一处,余淮顺着目光看过去,树下高挑纤细的身影,在感知到腿上的触感时,低头抱起了黑猫,黑猫讨好的一直在喵喵叫,手指揉着猫下巴时,黑猫还会咕噜咕噜的发出舒服的声音;似乎是察觉到目光,身影微微转过身来,看到余淮他们几个,微微笑了起来。

余淮莫名觉得心跳加快,树下的人有着非常漂亮的脸,似乎是混血儿,眼睛颜色在太阳光下色泽浅薄,微卷的长发及肩,一身简单的白衣黑裤,勾勒出曼妙的曲线,手上抱着猫儿,和刚刚错觉的景象不谋而合。余淮微微向前一步,不自觉地叫:“贵妃......”

这时从一处跑来几个女孩子将树影下人拉走了,黑色的猫被放下,轻盈的窜入草丛,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是余淮自己的错觉。

蒋年年兴奋的叫:“太漂亮了吧!刚刚那个姐姐!”耿耿也跟着点头,她长得很普通,特别羡慕那些长得漂亮,又有才艺的人。韩叙出声提醒他们可以入场了,就这样几个人怀着各自的心思进去了师大。

虽然是周末,校园里人还是很多,加上最近有表演,大部分学生都留在学校。余淮他们几个穿着校服倒是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一些比较逗趣的学姐都会拦下他们和他们说说话。余淮长得好看,笑起来虎牙月亮眼,刺激学姐少女心泛滥,其他几个也是可爱活泼,少不了的一路上被调戏。

到大礼堂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没有连着一起的座位,蒋年年拉着耿耿去了位置比较好的地方,韩叙默默的找个角落,眼神示意余淮,余淮摇头,他心里想大不了就不看在外面等他们。

用目光接着找位子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温柔且轻盈。

“你在找位置吗?”

好似千年前,余淮成为了谁,被这样轻声叫住过,他猛的转身,看见的是那个在树下抚摸猫咪的人,近看下,素面朝天,更显脱俗。

“嗯?”小洁薇薇抬了抬左边的眉毛,也不见那个穿着校服的男孩有什么回应,难道是被吓到了?

余淮摇头没说话,眼睛不自觉的盯着面前的人看,她看起来很漂亮,刻意强调一句话时,左眼眉毛会不自觉的扬起,混血儿的脸白皙细腻,薄唇扬起的的弧度让余淮莫名的心里酥酥的。

“来吧,过来这边。”小洁也不等余淮说话,拉起他的手就往前排走去。“我上台以前和朋友坐在一个空的位置,刚刚我在门口就看见你们了,走吧,我带你去那里的位置。”

小洁拉着余淮的画面让耿耿她们看见了,韩叙眼睛也盯着这两人走到舞台前的位置。余淮本身也是懵的,他的反应呆呆的,就像被姐姐带来参加毕业典礼的弟弟,遇到小洁的同学,大家都嘻嘻哈哈的笑着摸了摸余淮的头发。

小洁笑着把同学都赶走,拉着余淮坐到她原本坐的位置,笑着说:“我要上台啦,你喜欢现代舞吗?我跳现代舞。拜啦。”小洁挥手要走。

“等一下!”余淮马上伸手拉住她,急声道:“我叫余淮,附中的学生。你叫什么名字。”

小洁莫名的觉得这小孩可爱,也大剌剌的握住余淮的手笑着说:“我叫杨妤洁,你叫我小洁啊!”小洁似乎急着上台,松开余淮的手就匆匆往后台赶。

余淮的目光一直追着小洁,直到小洁的身影彻底的没有才收回了目光。余淮总觉得熟悉,刚刚抓住小洁的手似乎还有余温,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对小洁只有无法置信的熟悉感和挥之不去的......莫名情愫。

可是,为什么,会脱口叫出贵妃呢?余淮望着台上跳舞的小洁在心里想。

小洁穿着细肩带的纱质白色连衣裙,白色的舞鞋,台上没有任何的装饰,只有一束白色的聚光灯,随着音乐响起,小洁缓缓的扬起头,眼睛随之抬起,那一眼,让余淮在一瞬间,和某天夜里做梦梦到的目光完全重合,余淮怔愣,他在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似乎在梦中,又似乎,这本身就是梦。

小洁的舞蹈张扬有力,流畅的配合音乐旋转、跳跃,她如同自由的鸟儿,无拘无束,笑容洋溢着赤子的骄傲,某一回眸,望见余淮的瞬间,小洁心底一动,回身结束舞蹈时,她在想,为什么一瞬间,余淮变成了白鹤,飞向了她。

Fin.

“我知道她已经死了,我只是一直不舍。”

金手指开起来,写个文吧。

高中生余淮X大学生小洁。

🤓🤓🤓

卢又新,你是否曾在四年的日日夜夜,在梦中思念着亲人。😭😭😭

【狗柯】《东部世界·棋逢对手》

最近在看《西部世界》,感觉非常好。晚上睡觉前开的脑洞,觉得可能就写下来了。

借鉴了西部的梗,但是不一样,我自己就瞎写了,看看当作消遣啊。

勿上升真人。🌝🌝🌝

--------------------正文--------------------


未来。

“我从来都没有忘记那个哭的很凄惨的男孩,无论我再怎么遇见一个又一个比他强的对手。他一直在我的世界里,直至百年后,他已经彻底不在这个世界。”

银发的少年端坐在棋盘前,娓娓道着已经是千年前的故事。

李安眨了眨眼睛道:“脱离系统剧情,你觉得你还会继续在这个故事里吗?”

银发少年缓缓张开眼睛,那是一双孔雀绿的眼珠,不似人类的眼珠,他的神色狡黠,笑道:“是你叫我不要告诉别人的。”

李安摆摆手,表示赞同。

“很多人都想和你下棋,你却一味的重复那时的棋谱。柯洁带给你的影响,已经让你千年不忘,可是,你怀念的真的只是与他下棋时吗?”

“我从来都没说我只是想念与他下棋时的感觉。”

少年目光透着怀念和爱慕。

李安看了看外面马上走来的伯纳,急声说:“切换剧情模式!”

少年回复了冷漠的脸庞,似乎之前那个笑着谈话的人只是一种错觉。

几天后,研发部门。

李安走进去,看见一个端坐着的黑发少年,他看起来很朴素,戴着黑框眼镜,眼神温和,呐呐的看着视频里银发少年和人对弈的画面。

“这是?”

“他是柯洁,我们调取了当时的所有记录。看照片尽量还原了他当时的样子。”

李安讶异研发部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他吃惊的走过去仔细的打量柯洁,又拿起操作面板,划拉的看着资料,那是千年以前的报纸资料,穿着黑色西装的少年意气风发,下棋时却静如处子,可是他的脑袋里装的却是满世界的不可思议。

“这个剧情修改一下也许可以做成另外一种的体验,他需要一个对手,一个曾经和他达到同步的对手!”

李安看着研发部的人兴奋的设想着,他却还是有点担心,望着柯洁的眼神一直带着怀疑,忽然间,柯洁的木光迎上了他的目光,李安似乎在他眼里看见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看见。

几日后,李安在故事外看见了柯洁与他的会面,银发少年目光带着怀念,每每的流连在柯洁的四周,柯洁始终带着微笑。

故事热点有所回升,可在几日后又开始每况愈下。就在一个月后,柯洁被排除在了剧情外,难以置信的是,银发少年的剧情也被彻底关闭,他即将被回收。

李安最后一次去见了银发的少年,少年依然美丽,可是神情憔悴,这就是未来的不好,机器人和人类一样真实,他的痛苦一览无余。

“你为什么开始排除柯洁呢?”

李安轻声问,银发少年面带苦楚,却还是微笑着答:“他不是他。”

“可是你明明很开心。”
“那也是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他,可是他不是他。”

李安没说话,银发少年带着一丝的怅然。

“他已经不会回来了,而我一直在等他。其实这是一个无解的数字题,一开始我和他就不在一个起点,他是人类,我是AI,至始至终,我都无法触碰到他,他等不到我,我也给不了他承诺。”

“李安,我爱的人再也回不来了。直到千年后,我才彻底接受了这个现实。”

“放弃亦是种理智,认清形势你才知道下一步要下到哪。”

“东部世界再不需要我。”

几日后,银发少年被带走了,李安看着穿着白衣的少年,难得的不舍,银发少年回头看了眼李安,他嘴里无声的呢喃着什么,李安读懂了,他挥手送别。

“东部世界再无机器人Alpha go,我是Ai Alpha go。”

【令羽·擎苍】愁滋味(番外一:岸芷汀兰,郁郁青青)

正文还没展开就开始写番外,好吧,谁叫我忽然想起来了一则有趣的番外。

本来要控制500字数的短番外,后面实在没办法,多写了点。

食用愉快,有些地方很扯,但是我也就只能这样写了😂


--------------------正文--------------------

令羽捡到个小不点,小小的一个糯米团子,和小天孙小时候比起来一样,都圆滚滚的。小不点抓着他的衣角就不放,他问他话他也是摇头,一脸的无知,愁了一会,本来要去大紫明宫找擎苍的,他想想抱着这么个小不点,估计那大孩子不干,索性便带着小孩去九重天上。

白浅见着令羽怀里的小不点,心都快化了,这眉眼,活脱脱的是个小小九师兄啊,她伸手想抱小不点,却被躲了起来,小不点窝在令羽怀里就是不给其他人碰。

令羽见着白浅泫然欲泣的脸,微微笑道:“天后,这小不点,是我从昆仑墟出来的百里见到,有魔物要吞了他,救了他以后他也不说话,就亲近我。”

白浅想想已经长大不少的糯米团子,再看看还小小的孩子,幽幽的道:“师兄,你让他给我抱抱,自从糯米团子长大后,我就觉得他不好抱了。”

“天后,这......我来找你,是想请你请司命仙君来一趟,看看这小不点的命簿。”
“凡人命簿可看不了,这得找......鬼府。”

白浅说完,手指指了指地下。令羽微一沉思,将怀里的小不点的衣服剥开,左手臂上有一块红色的胎记,呈盘龙状。白浅略微吃惊,抬眼问:“怎么回事?我一直以为你是用你的仙气护着他,谁知......”

令羽垂下眼帮小不点穿好衣服,边道:“救他时,惊闻远山有龙气,这小孩不是凡人。”

白浅略一沉吟,便唤侍女去请司命。小不点懵懂的看着白浅和令羽,似乎是放心下来,头一点一点的就要睡去。

等司命的这一会,白浅的一揽芳华可不平静,擎苍化作令羽的模样一路畅行至殿内,见着令羽端坐和白浅低头品茶的姿态,才化作本身,踱步找令羽,令羽张着嘴巴喃喃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白浅兀自放下茶杯,轻声道:“翼君擎苍,这一揽芳华可没请你。”

擎苍不理,一双红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令羽......和他怀里的孩子。他虽比令羽长十几万岁,但是面貌还是浓丽的少年样,盯着令羽心里暗自酥麻。

“令羽,哪里来的小孩?”擎苍沉声道,他的性格执拗,非要问出答案。

令羽就害怕遇到这样的情况,当下才决定来九重天上,谁知擎苍沉不住气,就往九重天来找他,他可愁死了,怀里的小不点害怕的死死窝在他怀里,他只能轻生道:“擎苍,等下司命仙君来了,一切便都清楚了。”

擎苍看着令羽怀里的小孩,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微微笑起来,揽着令羽的腰道:“好。”

令羽忙拍开他的手,微微咳了起来。白浅觉着好笑,这......男神仙和男妖怪在一起,难见。

司命领命前来,正好看见擎苍要给令羽添茶,心下不断大呼:难得一见难得一见,到时得给成玉说说。

“司命拜见天后,令羽上仙。”司命弯腰,自动忽略擎苍。擎苍也不恼,他眼里也就只看见令羽。

“司命,拿你的命簿,看看这孩子。”白浅指了指令羽怀里的小孩。

司命踱步过去看见那小孩,歪头打量一番,袖子里抽出一卷帛书,仔细的看了起来,他皱眉的样子让令羽微微担心,但是擎苍又死死揽着他的腰,他也动弹不得,怀里还有个小不点。

司命似是了然一样,收起命簿,弯腰就对着令羽和擎苍道:“恭喜令羽上仙,贺喜令羽上仙,这是您的孩子。”

“什么!”令羽、擎苍、白浅三人猛的跳起大叫。

擎苍已经动怒了,他盯着小不点恨不得把他丢到金猊兽的嘴里,但是令羽似是猜到他的想法一样,皱眉抱着小不点。

司命望着这剑拔弩张的场景,急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擎苍大人。令羽上仙也是,听我道来。”

原来,在二世时,嘉卉恢复记忆前被徽音设计陷害投入畜生道轮回,幸得白浅相助,恢复记忆后回昆仑墟喝了绝情药,轮回第三世纯熙。但是有一缕魂魄却遗留在人间,寄宿在了昭华曾经送与嘉卉的龙纹匕首,昭华恢复记忆后将扮作嘉卉的徽音刺死,自己也用龙纹匕首自裁,这把匕首便随着他消失。

那时昭华已经是三世乔木,龙纹匕首便被他随意的抛在一处,随着天地滋养,他便化形成小孩,被一蛟龙养育至现在,蛟龙遭到魔物吞噬,正准备吞噬小不点时被令羽所救。

司命道:“由于只是一缕魂魄,但好在鬼君擎苍的血液滋养,魂魄便活了下来。所以这小不点仔细一看,眉眼像令羽上仙,这脸就像极了......”抬眼瞄向擎苍。

令羽红着脸道:“这话,不能这样说,这小孩,说到底还是我,怎么就变成我的小孩了,不妥。”

擎苍了然的打量了小孩一眼,确实,令羽眉眼精致纯然,他的却太过凌厉,小孩一双眼睛黑亮的感觉像极了初见令羽时,他暗笑道:“这小孩,便留下吧。”

令羽似是害羞一般,点头道:“这小孩必然是要留下的。他身有龙气,修为已经可以化形,以后飞升上仙也是必然的。就让他在昆仑墟修习吧。”

白浅见着三人已经自家和乐团圆,便开始赶人。司命和令羽他们行至殿外,也抱手告辞,令羽觉得难得,回身对擎苍道:“难得你上一趟九重天,我们去看一会云海吧。”

擎苍笑着点头,揽着令羽的腰便走。令羽笑道:“这小孩,便唤作汀兰吧。”

擎苍道:“好。”

九重天云海壮观宏大,随时日变迁,几万年后,又是另外一则故事。

End.